主页 > 今日鞍山网 > 新闻 >
 

“我不是药神”救治癌患无数! 靶向药对抗癌症,竟还有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昨晚和朋友去影院看了《我不是药神》,作为一名学习中医肿瘤研究的学生,我竟然对西医靶向药心生向往。

今天一大早,就迫不及待的跑去医馆想和我的老师(刘自力,中医博士,主攻肿瘤研究和治疗。)分享我的观后感,我问老师:“老师,您看《我不是药神》了吗?”

老师一头雾水,显然并不知情。我说《我不是药神》是讲述靶向药救治了无数癌症患者的电影,在网上评分老高了。“老师,靶向药真的有那么神奇吗?”我兴奋的问老师。


刘老师不动声色,只是慢慢地说:“请一号患者到诊室。”

这个病人是一个肺鳞癌的病人,有吸烟史,2018年1月份在天津肿瘤医院经PET-CT及病理确诊。右肺肿物大小为3.5×28CM,病理:Ki-67为68%。

老师没有先把脉,看完病历第一句话就问:“您用过靶向药吗?”,病人的女儿立即就哭了 ,说:“用了,刚发现时就用了。”

老师又问:“为什么不上手术,你父亲刚开始只是ⅢA期。”

她哭得更历害了,哽咽地说:“听人说靶向药是神药,就找人代购,给老父亲用了,半年后复查,右肺癌已左肺及纵膈转移,并且出现胸水。

我在一旁表示怀疑地问到:“老师,靶向药为什么能没有效呢?”


老师面色一沉说:“靶向药在用之前是要做基因检测的,不能滥用,对应的是单靶点,一但失效,西医的治疗就走到头了。而且任何靶向药和免疫治疗药物都没有在临床试验中得到证实,更没有任何一个临床医学指南推荐可手术的肺癌患者接受靶向治疗。”

旁边的患者一听眉头紧锁,低声地问:“刘博士,我,我还有救吗?”

老师说:“您老请放心,您的病我还有办法!”

给患者查体、切脉后,老师为病人开了素问·九方堂的一号方“和岩散”,并加了黄芩、黄连等多味归经的药。

我问道:“老师,今天怎么多加了这么多归经药呀?”

老师严肃地看着我,问:“张元素的书看完没?”我涨红了脸,说:“还没有呢!”

老师说:“中医易水派大师,金元时期的张元素在《汤液本草》里就指出中药的归经问题,黄芩清肺热,入肺经,黄连清心火入心经,大师的归经大法说明了中医早己有了药物靶向的研究,应用归经,引经药可以大大提高中医的临床疗效,而且现代科学也证明了中药复方是多靶点、广谱治病。所以说先贤不比我们现代人笨,只是那时没有显微镜等现代仪器罢了,中药学在哲学上一直是有优势的。肺癌经过靶向药的治疗后,癌细胞将变得十分狡猾凶残,为了防止脑转移与骨转移,必须将多种归经的药物同时应用,协同作战才能得以使“癌毒”消散。这就是我们“和法”治癌的核心 ‘杂合以治’。”

 

什么是“杂合以治”呢?下面做一下解释:

早在《素问·异法方宜论》中就有“圣人杂合以治,各得其所宜”的记载,肿瘤病情险恶顽固,病症变化多端,纯攻、纯补均难以契合病机,唯有采用“和法”,从多个工作靶点和环节上发挥作用,兼顾正邪、调和各脏、寒热并用、补泻兼施、升降配合等等,纠正肿瘤导致的功能性及气质性紊乱,才能使失衡的阴阳气血重新达到动态平衡,方可愈病,这就是刘老师常说的“杂合以治”。

老师祖上几代人都专注“岩症”(古代的“岩症”可谓我们现在说的癌症)的研究实践,留下了《素问玄机断病论》抗“岩”效方,深厚的祖传家学再加上老师二十多年的潜心研究实践才造就了今天他能使那么多的癌患康复。

跟随老师这么些年,我亲眼见证老师治愈的癌症患者就有一千八百多例。其中有肺癌晚期、甲状腺癌晚期、乳腺癌、宫颈癌等,几乎大都常见的癌种老师都有对应的药方去攻克。下面仅列举几个案例,为了对患者进行一定的信息隐私保护我将其名字隐去。

 

冯某某,男, 66岁,前列腺癌多发转移。

患者一年前因前列腺增生于盛京医院做了前列腺结节切除术,术后病理显示为前列腺癌,行二次前列腺根治术,术后患者多次询问经治医生是否需要放化疗,经治医生不建议放化疗,半年后复查即可。半年后患者出现尿血症状,去医院检查,膀胱镜检查发现膀胱底转移灶,骨密度降低,提示骨转移,双肺发现肺结节,提示肺转移,医生建议住院化疗。经过八个化疗后,患者症状未见缓解,气短乏力,血象降低,每日吸氧两次。后来通过亲属的介绍找到了我的老师进行中医药调治。老师给他查体诊脉后,判定患者中气不足,胆气虚弱,瘀毒蕴结膀胱,给患者开方和岩散治疗。冯老先生一个月后复查结果显示:双肺多发结节、小斑片基本吸收,提示肺转移得到控制;3椎体左侧横突、左侧髂骨及双侧耻骨骨密度较前增高,提示骨转移明显见好。

    

曹女士,50岁,宫颈癌晚期 。

患者经北京肿瘤医院放化疗一年后,效果不佳,并见肝、腹腔、直肠多发转移,后转入中国医大附属医院治疗,治疗期间,患者出现发热症状,经用抗生素及各种退烧措施,发热不退,医生告诉家属此为肿瘤释放热,现代医学无法控制,建议患者转入安息病房。

患者及家属在绝望中,得知刘博士治癌效果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找到老师并恳请老师前往家中诊治卧床的曹女士。老师被患者家属诚恳的态度所感动,来到患者家里,患者仰卧于床上,颜面惨白,双目微闭,气虚短促,语声低微,问诊不愿应答。经过老师的查体诊脉后,确定是瘀毒日久化热,且正气极虚,已是癌肿重症,如不及时治疗,七天之内患者有可能进入危重阶段;如果用药调治尚有一线生机。患者家属恳请老师用药施治,老师以清岩散加减治疗,三天后,患者癌热渐渐消退。又经过一月有余的调治,患者现脉静身凉,体温正常。

 

刘某某,甲状腺结节(四级)。

患者在三个月前因家事上火,感觉颈部不适,并出现声音嘶哑,然后去了盛京医院检查,经彩超提示,左侧见2.2*1.8cm结节,边缘欠清晰,形态不规整,内可见少许彩色血流信号,提示为甲状腺结节四级。医院建议手术治疗,患者惧怕手术,四处寻求中医治疗,听朋友介绍找到了刘老师。老师予以化岩散治疗,一个月后,彩超复查,左侧甲状腺结节0.3*0.2cm,边缘光滑,形态完整。患者又续服中药一个月,并未复发。

 

时常有患者或者是患者亲属问老师“刘博士,您医术这样好,如何不宣传宣传?”,老师总是觉得依靠口口相传的口碑才能使人信服。我却并不认同老师的这个想法,如今互联网时代,唯有网络的力量才能使讯息快速传播。

因此,我今天把老师医馆电话和地址留下,电话:024-31871266,医馆地址:沈阳市于洪区白山路101号79门。

我叫桂少然,毕业于辽宁中医药大学,后远赴韩国攻读东亚大学临床药理学博士。毕业回国后,深感肿瘤在我国的高发率及见证了太多肿瘤患者及家属的无奈,遂拜访名医,师从于刘自力博士。(上面照片是老师在指导我配药)

我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更多的癌症患者找到一名能治病,会治病的好医生。同时,我也会潜心向老师学习更多更多的治疗癌症的知识,把老师祖传的秘方传承下去。时时牢记老师对我的教导:“我们作为中医应该对中医药學有敬畏之心,对病患更要有责任心。”

编辑: 未知

查看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阅读